b

固废企业利润倒挂面临生存困境 国家补贴落实流程长

来源:本站  时间:2017/08/17   

    央广网安徽8月17日消息(安徽台记者李娜)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自然资源短缺和固体废物污染环境的双重压力,威胁着我们的生存。对固体废物的综合利用,是节约资源、防止污染的有效途径和最佳办法。

  据了解,目前,我国固体废物资源化程度低,一般不到20%,而其余的80%作为废物排放造成了环境污染。因此,如何综合利用固体废物,实现资源化和无害化,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

  固体废物污染防治,如果仅用填埋或者焚烧的单一方式,容易造成土壤、大气和地下水污染,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居民健康。按照《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规定,必须对含铅废物进行无害化处置。

  但记者近日走访多家固体废物处理企业发现,这些专门“消化”固体垃圾的企业在为保护环境发挥效能的同时,自身发展大都面临困境,迫切需要政府“扶一把”。

  在阜阳大峰野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车间里,记者看到,一台废弃的电视机从进料口进去,经过工人的拆解,电路板、塑料外壳等可回收利用的一般废物被一一分解出来;荧光粉、含铅玻璃等危险废物被再收集起来,送往专业机构处理。从2014年6月投产以来,该公司已经累计拆解废弃电器电子54万台,有效降低了对环境的污染。公司总经理李海峰告诉记者,一台电视机收进来要50多元,可是回收的产品价值只有40元左右,利润是倒挂的,“倒挂20多块,国家补贴60块,但拖的时间长我们的财务成本大。我们现在拿到的还是2015年一季度的补贴,享受不到补贴我们肯定亏本。”

  李海峰介绍,他的公司是皖西北唯一一家由环保部指定的废弃电器电子拆解企业,是第三批环保基金补贴企业,一年的补贴额为3700万左右。而只有经过严格的验收,才有可能拿到这笔补贴。李海峰说:“像我们这样一个25亩地的厂区就有148个监控头,360度无死角监控。这个监控还要保存三年备查,环保部门每个季度都有审查审核,中间万一有拆解不到位、规范不到位的,会直接扣掉补贴。”

  李海峰表示,正是看中了国家对于环保及再生资源利用的重视,他才投身这一行业。可是现在企业的经营面临很大压力,由于补贴落实的流程比较长,环节相对比较多,目前才拿到2015年的补贴,还有好几千万的补贴迟迟没有到位。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及时落实补贴政策,扶持企业走稳再生资源利用之路。

  随后,记者来到阜阳皖能环保电力有限公司。作为阜阳唯一一家投产运营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负责人,公司总经理潘芬道最近却有些发愁。由于阜阳正在开展城乡清洁行动,现在每天进厂的垃圾达1300多吨,而电厂的日处理能力只有700吨,即使满负荷运转也消化不掉。潘芬道说:“现在城市化把垃圾都收集到我们这,烧不掉了只能临时填埋。”

  记者看到,在发电厂的前方,一个占地几十亩的垃圾填埋场内堆满了垃圾。潘芬道表示,临时填埋,不可避免会造成二次污染。现在企业正在筹划二期项目,建成以后日处理能力将达到2000吨,到时再把这些垃圾挖出来重新烧掉。可是二期项目的审批手续却几乎让他跑断了腿,“其实所有资质都搞好了,就是土地,要报批,好多手续,我跑了最少不下40趟。国家已经批过了,目前到市里,地已经批下来了,还要走手续,开工还要两个月。现在都二次污染了。”

  和旧电器拆解一样,垃圾发电项目也是靠政策扶持才能生存。潘芬道称,现在阜阳市对每处理一吨生活垃圾补贴50元,同时,有关部门对上网电价也进行补贴,每度0.65元。目前来看,政府的补贴基本上是够用的。

  对于固废企业发展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城建环资委主任梅劲表示,垃圾发电是一项投资大、利润低的项目,焚烧是更彻底的处理方法,也是生活垃圾处理的方向。政府应该在用地、税收以及资金等方面给予支持。梅劲建议:“凡事要分个轻重缓急,像这种垃圾处理、环保设施、国家大投入的项目一定要简化手续,尽快审批、尽快形成能力,不然造成污染。”

  记者还了解到,除了政策和资金支持以外,一些固体废物处置企业还需要更宏观方面的支持。比如一些地方还没有危险固体废物的处理企业,导致当地的危险固废长途跋涉运到外地处理。此外,一些行业固废处置监管不到位,比如个别农村医疗机构产生的医疗废弃物,并没有按照规范交由专业公司处置,往往一烧了之,给环境造成污染。

  在固体废物的资源化方面,我国遵循了环境上无害性、经济上效益性和技术上可行性的原则,使固体废物资源化朝着环境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三同步”的方向发展,同时取得了初步成效。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国在环境治理和资源利用方面仍然任重道远。

  随着国家对环境治理投入的不断加大,以及相关政策的出台,希望治理的成效会越来越明显。针对企业在发展中遇到的一些实际困难,也希望政府部门能切实考虑,让环境治理和资源再利用之路走得更快、更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