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2017一带一路贸易合作大数据报告(三)

来源:本站  时间:2017/11/03   

一、从贸易总量看,中国与沿线国家贸易比重有所上升且保持较大顺差额

2016年,中国与沿线国家贸易总额为9535.9亿美元,占中国与全球贸易额的比重为25.7%,较2015年的25.4%上升0.3个百分点。但受全球经济改善迟缓、全球贸易发展徘徊低迷、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等因素影响,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贸易额较2015年下降了4.9%。如表2-1、图2-1、图2-2所示。

从出口看,2016年中国向沿线国家出口5874.8亿美元,较2015年下降4.4%。中国向沿线国家出口占中国总出口额的比重为27.8%,比2015年增加了0.9个百分点,2011年以来整体呈上升态势,2016年达到近年来的高位。从进看,2016年中国自沿线国家进口3661.1亿美元,较2015年下降5.7%。中国自沿线国家进口占中国总进口额的比重为23.0%,比2015年下降了0.1个百分点,2011年以来这一比重整体呈持续下降的态势。

从进出口结构看,2011-2015年,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贸易顺差额逐渐扩大,2015年为2262.4亿美元,较2014年增加47.2%,是2011年的16倍;2016年顺差额为2213.7亿美元,较2015年少48.7亿美元,为近年来的首次下降。2016年,中国与52个国家贸易顺差,其中与印度的顺差额最大,达470.7亿美元;与12个国家贸易逆差,其中与马来西亚的逆差额最大,达109.0亿美元。如图2-3所示。

二、从贸易市场看,中国是沿线主要贸易国家的主要进口和出口市场

在“一带路”沿线主要贸易伙伴国中,是新加坡的第出口目马来西亚、越南泰国俄罗斯沙特阿 拉伯的第二出口目,是印度、印度尼西亚、阿联酋、菲律宾的第三出口目国;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泰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印度尼亚6个国家对中出口额比重均超过10%。除印度、菲律宾以外,中国在其他8个国家中的出口额比重都有所提升。如图2-4所示。

中国是沿线主要贸易伙伴的第一进口市场。越南自中国进口占其总进口额的比重最高,达到34.7% ;其次为印度尼西亚和泰国。除越南同比下降0.9个百分点以外,其他9个国家自中进口的比重都有所上升。如图2-5所。

三、从贸易产品看,电机电气设备、矿物燃料等分别是出口、进口最多的产品

从中国对沿线家出口看,额最高的产品为“电机、气设备及其零件”,达1165.9亿美元,较2015年微降 0.4%。出口额排名前10位产品较2015年全部出现下降,“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的下降幅度最小。出口额第二位产品是“锅炉器械 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出口额为920.0亿美元,微降0.6%;;其次为钢铁和塑料及制品,出口额分别为237.2亿美元和200.7亿美元;钢铁制品、 针织或钩编的服装及衣着附件“光学计量、检验医疗用仪器及设备等”非针织钩编服装衣着附件,出口额均小于200亿美元。前10位产品中,“家具、寝具”下降最快,降幅达到18.2%;其次为针织或钩编的服装及衣着附件,下降15.6%;非针织非钩编服装及衣着附件下降10.8%;其他产品降幅均在10%以内。如图2-6所示。

从中国自沿线国家进口看,进口额最高的产品为“矿物质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产品等”,为1109.9亿美元,下降15.1%;其次为“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进口额为772.0亿美元,增长1.7%;“锅炉、机器、机械具及零件”进口额为232.9亿美元,下降1.4%;其他产品进口额均小于200亿美元。前10位产品中,除“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茶农等”下降15.1%外,有机化学品降幅也很大,达到15.2%;特殊交易品及未分类商品增幅最大,达到60.3%;“光学、计量、检验、医疗用仪器及设备等”增长26.6%;其他产品增减波动在10%以内。如图2-7所示。

四、从贸易主体看,民营企业继续保持第一大出口主体,比重稳步增加

民营企业出口额占比始终保持最高且逐年上升,由2011年的46.6%上升至2016年的58.9%;外商投资企业、国有企业在出口总额中的占比均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外资企业由35.4%下降至27.8%,国有企业由17.9%下降至13.1%。如图2-8所示。

2016年外资企业进口额占比高于其他类型企业,达到37.0%;国有企业逐年下降,由2011年的43.1%下降至2016年的31.6%;民营企业逐年上升,由21.6%上升至28.2%。如图2-9所示。

五、从贸易方式看,一般贸易方式在进口和出口均处于绝对优势

从出口看,2011年以来中国对沿线国家出口始终以一般贸易为主,占比逐年上升,由2011年的61.5%上升至2016年的63.5%;加工贸易占比呈现下降趋势,由2011年的26.0%降至2015年的20.1%;边境小额贸易、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等占比较低。如图2-10所示。

从进口看,一般贸易也是中国自沿线国家进口的主要贸易方式,但是占比总体呈现下降趋势,由2011年的61.7%下降至2016年的55.7%;加工贸易总体呈现上升趋势,由18.7%上升至21.2%;海关特殊监管区贸易比重也较高,2016年达18.1%。如图2-11所示。

六、从合作模式看,中国与沿线国家贸易合作呈现四种类型

从国家层面看,中整体与沿线贸易合作呈现四种类型:

一是贸易“全面合作型”国家, 其与中的规模大、商品广历史久,如越南、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菲律宾等。

二是贸易“潜力增长型”国家,其与中的规模较大且额快在全球贸易疲软的背景下表现特别突出,如吉尔斯坦、 匈牙利、罗马尼亚、柬埔寨、斯洛伐克、孟加拉国波兰等。

三是贸易“结构单一型”国家,其与中的贸易产品能源或原材料额比重特别大,通常超过或接近50%,如俄罗斯、沙特阿拉伯、阿联酋、阿曼、蒙古黎、黎巴嫩、缅甸等。

四是贸易“有待加强型”国家,其与中的合作体量还不够大,且出现同程度下滑,如土耳其、哈萨克斯坦、乌兰克、约旦、老挝等。如表2-2所示。

从省市层面看,各与沿线国家贸易合作也呈现四种类型:

一是“全面合作型”地区,其与沿线国家贸易规模大、贸易商品广,如广东江、江苏、浙江、北京、上海等 5个省市。

二是“实力增长型”地区,其与沿线国家贸易额保持增长,如山西、 河南、宁夏、吉林、山东、新疆等6个省市。

三是“优化调整型”地区,其与沿线国家贸易合作体量还不够大,处于中游,且出现下降,如福建、 广西、辽宁、天津、重庆、河北、云南、安徽、江黑龙、湖北、四川等12个省市。

四是“有待加强型”地区,其与沿线国家的贸易额规模较小,占全国的比重均小于1%,且均出现下降,如内蒙古、湖南、海南、陕西、甘肃、贵州、青藏等8个省区。如表2-3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