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2017一带一路贸易合作大数据报告(四)

来源:本站  时间:2017/11/09   

一、贸易额 

从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贸易额看,越南、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印度、俄罗斯是主要合作伙伴,见表3-1。从区域看: 

( 1)东南亚、西亚北非是我国与沿线国家开展贸易合作的主要区域 

2016年,中国与东南亚地区贸易额为4554.4亿美元,占中国与沿线国家贸易总额的47.8%;其次为西亚北非(北非仅涉及埃及)地区,贸易额为2152.0亿美元,占比为22.6%;东欧、南亚、中亚贸易额分别为1368.2亿美元、1115.0亿美元、300.5亿美元,占比分别为14.3%、11.7%、3.2%;东亚只涉及1个国家蒙古,为45.9亿美元,占比为0.5%。 

( 2)中国与东欧的贸易增长最快,其次是南亚地区 

在全球贸易整体低迷的背景下,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区域的贸易波动也较大,有增有降,以降为主。2016年,中国与东欧贸易额增长最快,增速为2.7%;其次为南亚,增长0.3%;其他区域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与东亚(蒙古)贸易额降幅最大,达14.3%;其次为西亚北非、中亚和东南亚,降幅分别为13.3%、7.9%和3.5%。 

( 3)东南亚是最大的出口目的地,东欧出口增速最快 

从出口看,中国向东南亚出口额最大,达2591.6亿美元,占比为44.1%,但出口额较2015年下降6.6%;其次为西亚北非,出口额为1259.1亿美元,占比为21.4%,下降11.5%;向南亚出口位列第三位,达966.6亿美元,增长2.6%;向东欧出口867.8亿美元,增长6.8%,是增速最快的地区;向中亚出口达179.7亿美元,增长2.3%;向东亚(蒙古)出口的降幅最大。 

( 4)东南亚是中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地,也是唯一进口额增加的地区 

从进口看,中国自东南亚进口额最大,达1962.8亿美元,占比为53.6%,进口额较2015年上升0.9%;其次为西亚北非,进口额为892.9亿美元,占比为24.4%,下降15.7%;自东欧进口500.4亿美元,下降3.6%;其次为南亚、中亚、东亚,进口额分别为148.3亿 美元、120.7亿美元、36.0亿美元,均呈现下降趋势。如图4-1、图4-2所示。

 

二、贸易产品

( 1)中国对东亚(蒙古)出口以锅炉、机器机械为主,进口以资源能源产品为主 

东亚地区涉及蒙古1个国家。2016年,中国对蒙古出口额最高的产品是"锅炉、机 器、机械器具及零件",为1.3亿美元,占中国对蒙古出口额的13.5%;其次为"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产品等",出口额为1.2亿美元,占比为12.4%。 

中国对蒙古出口额排名前10位的产品较2015年均出现下降,其中针织或钩编的服装 及衣着附件降幅最大,为71.4%,其次为"锅炉、机器、机械器具及零件"、钢铁制品、 "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产品等"、"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等",降幅依次为49.6%、 48.1%、16.1%、12.9%。如图3-3所示。 

中国自蒙古进口额最高的产品是"矿砂、矿渣及矿灰",为19.8亿美元,较2015年下降23.9%,占中国自东亚进口总额的55.1%;其次为"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产品等",进口额为12.7亿美元,上升39.8%,占比为35.1%;"羊毛、动物细毛或粗毛等"进口额为1.5亿美元,增长3.7%;其他产品进口额均小于1亿美元。如图3-4所示。

( 2)中国对东南亚进口、出口产品均以机电产品为主

中国对东南亚出口额最高的产品是"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达519.3亿美元,占中国对东南亚出口总额的20.0%;其次为"锅炉、机器、机械器具及零件",出口额为359.6亿美元,占比为13.9%;钢铁的出口额为143.9亿美元;其他产品均小于100亿美元。

在中国对东南亚出口额排名前10的产品中,"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产品等"增速最快,同比增长11.5%;其次为针织物及钩编织物,同比增长6.2%;钢铁制品、塑料及其制品出口额有所增长;其他产品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家具、寝具"下降最快,降幅达21.0%。如图3-5所示。

中国自东南亚进口额最高的产品也是"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进口额达723.0亿美元,同比增长0.5%,占中国自东南亚进口总额的36.8%;其次为"锅炉、机器、机械器具及零件"、"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产品等"和"特殊交易品及未分类商品",进口额分别为193.9亿美元、190.5亿美元和110.0亿美元;其他产品均小于100亿美元。 

在中国自东南亚进口额排名前10的产品中,特殊交易品及未分类商品增长60.8%,"光学、计量、检验、医疗用仪器及设备等"增长29.4%,"珍珠、宝石、贵金属及其制品等"、"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等"有所增长,增速分别为1.3%、0.5%;其他产品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其中"塑料及其制品"降幅最为明显,达14.1%。如图3-6所示。

( 3)中国对南亚出口以机电产品为主,进口以贵金属、棉花为主 

中国对南亚出口额最高的产品是"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达226.7亿美元,占中国对南亚出口总额的23.5%;其次为"锅炉、机器、机械器具及零件",出口额为160.9亿美元,占比为16.6%;其他产品均小于70亿美元。 

在中国对南亚出口额排名前10的产品中,钢铁、"家具、寝具"、有机化学品、棉花较2015年分别下降20.7%、16.1%、3.2%、2.8%;其他产品均出现增长,其中,"光学、计量、检验、医疗用仪器及设备等"增速最快,达10.9%。如图3-7所示。

中国自南亚进口额最高的产品是"珍珠、宝石、贵金属及其制品等",为25.1亿美元,占中国自南亚进口总额的16.9%;其次为棉花、"矿砂、矿渣及矿灰"、铜及其制品,进口额分别为23.1亿美元、13.7亿美元、11.0亿美元,占比分别为15.6%、9.2%、7.4%; 

其他产品均小于10亿美元。 

在中国自南亚进口额排名前10的产品中,"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等"、"珍珠、宝石、贵金属及其制品等"进口增长最快,增速分别为29.7%、25.7%;"非针织非钩编服装及衣着附件"也出现增长;其他产品均出现下降,其中棉花、铜及其制品下降最明显,降幅接近40%。如图3-8所示。

( 4)中国对中亚出口以鞋靴服装为主,进口以资源能源型产品为主 

中国对中亚出口额最高的产品是鞋靴等类似品及零件,达22.8亿美元,占中国对中亚出口总额的12.7%;其次为非针织非钩编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额为22.3亿美元,占比为12.4%;针织或钩编的服装及衣着附件、"锅炉、机器、机械器具及零件"、"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等"出口额分别为20.4亿美元、19.4亿美元、14.8亿美元;其他产品均小于10亿美元。 

中国对中亚出口额排名前10的产品中,增速最快的为"非针织非钩编服装及衣着附件",增幅达93.5%,将近翻番;钢铁制品下降最为明显,降幅达34.2%。如图3-9所示。

中国自中亚进口额最高的产品为"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产品等",为71.5亿美元,占中国自中亚进口总额的59.2%;其次为无机化学品等、铜及其制品,进口额为13.5亿美元、10.9亿美元,占比分别为11.1%、9.0%;其他产品均小于10亿美元。 

在中国自中亚进口额排名前8的产品中,塑料及其制品异军突起,较2015年增长了26倍;"矿砂、矿渣及矿灰"、钢铁、铜及其制品也出现增长,增速分别为74.7%、54.9%、11.5%;其他产品均不同程度下降,其中,"盐、硫磺、石料、水泥等"下降最明显,降幅为60.4%;棉花下降35.8%。如图3-10所示。

( 5)中国对西亚北非出口以机械机电产品为主,进口以能源型产品为主 

西亚北非地区以西亚国家为主,北非地区仅涉及埃及1个国家。中国对西亚北非出 口额排在前两位的产品是"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和"锅炉、机器、机械器具及零件",分别为209.8亿美元和201.9亿美元,分别占中国对西亚北非出口总额的16.7%和16.0%;其他产品均小于100亿美元。 

在中国对西亚北非出口额排名前10的产品中,各类产品均出现下降,其中,降幅最大的是鞋靴等类似品及零件、"家具、寝具",降幅分别为23.7%、23.2%。如图3-11所示。 

中国自西亚北非进口额最高的产品为"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产品等",为643.0亿美元,占中国自西亚北非进口总额的72.0%;其次为塑料及其制品、有机化学品,进口额分别为79.1亿美元、67.1亿美元;其他产品均小于50亿美元。 

在中国自西亚北非进口额排名前10的产品中,"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等"、"锅炉、机器、机械器具及零件"、"矿砂、矿渣及矿灰"、"光学、计量、检验、医疗用仪器及设备等"较2015年有所增长,增速分别为27.2%、19.4%、16.4%、15.8%;其他产品均出现下降,其中"有机化学品"下降最明显,降幅达到19.0%。如图3-12所示。

( 6)中国对东欧出口以机电机械产品为主,进口以能源型产品为主 

中国对东欧出口额排名前两位的产品是"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锅炉、机器、机械器具及零件",分别为194.0亿美元、176.8亿美元,分别占中国对东欧出口总额的22.4%、20.4%;其他产品均小于60亿美元。 

中国对东欧出口额排名前10的产品中,非针织非钩编服装及衣着附件、针织或钩编的服装及衣着附件有所下降,降幅分别为18.4%、12.9%,其余产品均有增长。其中涨幅最大的为"毛皮、人造毛皮及其制品",涨幅达28.8%。如图3-13所示。 

中国自东欧进口额最高的产品为"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产品等",为190.4亿美元,占中国自东欧进口总额的38.1%;其他产品均小于50亿美元。 

在中国自东欧进口额排名前10的产品中,铜及其制品、"矿砂、矿渣及矿灰"、镍及其制品、"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产品等"、"锅炉、机器、机械器具及零件"较2015年出现下降,铜及其制品、"矿砂、矿渣及矿灰"降幅较大,分别达到32.6%、21.0%;其他产品均出现增长,其中,车辆及其零附件增幅最大,为25.7%。如图3-14所示。

三、贸易主体 

( 1)从出口看,各区域均以民营企业为主,占比均超过一半 

从中国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的企业主体来看,民营企业占比达到58.9%,成为最重要的出口力量;其次为外商投资企业和国有企业,分别占比为27.8%和13.1%。从区域来看,各区域出口均以民营企业为主,其中,中亚地区占比最高,其次是东南亚、东欧、南亚,占比均超过50%。除民营企业外,外资企业在东欧、东南亚的出口比重较高,国有企业在东亚(蒙古)的比重较高。 

( 2)从进口看,外资、国有、民营企业三足鼎立,不同区域各有侧重 

从中国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口的企业主体来看,外商投资企业、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各占37.0%、31.6%和28.2%,整体呈现三足鼎立的态势。从区域来看,外商投资企业在东南亚、南亚地区的进口比重最高;国有企业在中亚、西亚北非、东欧地区的进口比重最高;民营企业在东亚地区(蒙古)的进口比重最高,南亚、东南亚比重也较高。如图3-15所示。

四、贸易方式 

( 1)从出口看,除中亚以边境小额贸易为主,其他地区均以一般贸易为主 

从中国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的贸易方式来看,一般贸易占比达到63.5%(较上年下降0.8个百分点),为最重要的出口方式;其次为加工贸易,占比为20.1%(较上年微增0.3个百分点),边境小额贸易和海关特殊监管区占比均小于5.0%。从区域来看,中亚地区边境小额贸易占比超过50%,其他各区域出口均以一般贸易为主。 

( 2)从进口看,各区域主要以一般贸易为主,占比超过一半 

从中国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口的贸易方式来看,一般贸易占比超过一半,为55.7%;加工贸易、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各占21.2%和18.1%,三种贸易方式占总进口额的94.9%。从区域来看,一般贸易在中亚、东欧、西亚北非、南亚地区的进口比重最高,均超过60%;中国自东亚(蒙古)进口贸易中,一般贸易和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贸易并重,占比都超过30%。如图3-16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