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品牌成货通天下通行证

来源:本站  时间:2020/05/18   

          海关总署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4月出口额为1.41万亿元,同比增长8.2%。这是今年以来出口首次实现月度正增长。这样的成绩在为企业加油打气的同时,也带来一些思考:全球疫情之下,世界其实更需要集“世界工厂”“世界市场”于一身的中国力量,但种种迹象表明,某些国家却在大量进口中国商品的同时,主动要与中国“脱钩”, 并意欲推动全球“去中国化”,这为当下及疫情后的全球贸易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近年来,尤其是加入WTO后,中国产品大举进入国际市场。像纺织品、玩具、鞋类等中国产品占据欧美市场的半壁江山,但在铺天盖地的“MADE IN CHINA”背后 ,能让人记住的中国知名品牌很少。这些产品要么使用国外品牌,要么隐姓埋名,一直以“中国制造”的整体形象活跃于国际市场,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成了常态。倘若真的有人开始硬“脱钩”,中国的产品该何去何从?


          这不禁令人想起了可口可乐之父、前总裁伍德鲁夫的一句名言:“假如我的工厂被大火毁灭,假如遭遇世界金融风暴,但只要有可口可乐的品牌,第二天我就能重新站起来。”


          “如果没有贸易,企业品牌无法发展;若没有品牌,贸易就没有竞争力、可持续性和高附加值。”联合国世界国际品牌发展委员会执行主席、联合国世界国际品牌评价中心主任刘毅在5月10日——中国品牌日这天从品牌角度给外贸企业提出建议。


          联合国世品委、世界品牌组织近年发布的全球国际品质品牌商品目录公报显示,2017年世界国际品牌500强中,中国(包括港澳台地区)有55个,占比11%;2018年中国增至59个,占比为11.8%;2019年中国增到63个,占比为12.6%。


          “中国向全世界提供的世界级国际品牌虽然有所增加,但还是太少。”刘毅认为,对任何国家而言,制造业都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而打造世界级国际品牌商品是制造业企业的最高目标和终极追求,是企业国际制造能力和科技水平的综合体现。


          去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的34条举措中,“加快品牌培育”排在第四位,可见品牌建设在我国外贸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


          在企业层面,品牌是一家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是货通天下的“通行证”,也是抵御风险的“救生衣”。刘毅认为,品牌之所以能帮助企业抵御风险,源于以下几个原因:品牌经过专业的科学评价与认证,代表着安全、健康、可靠;品牌是综合质量的体现,不是单一的名称、名气或者logo;品牌是国际贸易实务中的硬指标,也是国际贸易能否成功的敲门砖。


          “品牌商品进行国际贸易的成功率是普通商品的好几倍,遇到风险时品牌自然能提供很好的保护。”刘毅介绍说,国际贸易实务中不到20%的国际品牌商品获取了80%的利益,而80%的普通品牌商品只赚取不到20%的利益,品牌商品进行国际贸易的成功率比普通商品高出500%。


          “在疫情当中,我们感受到品牌的强大作用力。实际上,品牌意味着用户的信任,意味着商品有市场竞争力。它是企业的一种优势,一种商誉,形势越艰难,品牌的作用越凸显。”好孩子集团董事局主席、创始人宋郑还说,作为品牌商,好孩子并不是一夜之间成功的,他们为此整整奋斗了31年。好孩子集团的产品从一辆婴儿车发展到全系列的儿童用品,市场也从中国拓展到了国际,品牌地位也从中国名牌成长为世界名牌,并在全球打造了一个品牌体系。在5月10日发布的2020中国品牌价值评价信息中,好孩子榜上有名,在轻工组(不含食品)中,品牌强度为918,品牌价值为145.35亿元。


          疫情期间,好孩子集团快速转产口罩、消毒用品,凸显了其研、产、供、销、付一条龙的优势,而这些优势共同倚重的都是其品牌效应。


          在宋郑还看来,品牌运营、维护不是一个简单的、静态的过程。例如,疫情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线下停摆,只剩下线上渠道。线上运作若仅是中心化平台还不能完全覆盖消费者,因此还需要社交化的运作。这就需要适应形势,提升品牌迭代、进化能力,否则品牌就会老化。另外,他还特别提到品牌要持续年轻化。因为该公司主流消费人群不断迭代,消费者审美、需求也在变化,因此品牌必须符合年轻人的文化,否则品牌也会老化。


          “现在,我们感觉到资源越多越好。因为未来商业的个性化、定制化需求越来越大。我们现在打造了创意设计平台和科创平台,这里连接了世界顶级设计师和科创企业,我们与这些设计师、企业联合起来,共同分享消费红利,从而使我们的品牌获得进一步发展的机会。”宋郑还说,运营品牌还需要对接资源,与各方联动发展。


          与好孩子集团不同,晋江森拓领服装有限责任公司虽然在国内没有自己的服装品牌,但是他们以工厂的实力为品牌,与国际客户对接,致力于做“有思想的影子工厂”。该公司总经理丁丽亚说:“我认为制造行业的品牌就是两个字:匠心。”


          丁丽亚也感受到,有无品牌对企业抗风险能力是有影响的。她说:“面临疫情期间的退单潮,如果企业有品牌,客户若要取消订单,还要考虑到以后需要继续合作的情况。因此,他可能会选择取消没有品牌的工厂订单。另外,企业有品牌,客户也会希望双方在其他产品领域合作。我们在疫情期间就接到生产防护服的订单,客户认为通过我们的渠道去购买或者制造产品更靠谱、更方便。”


          丁丽亚介绍说,公司目前主要是自己做品牌运营、维护,例如帮助管理层、外贸部门、研发部门建立专业、全方位的知识体系;每逢节假日时做一些推广;经常请客户从国外来公司参观等,“我们会尽力让客户、消费者更加了解工厂的运营、研发、生产过程。”


          “中国实际上有许许多多的好产品。现在需要稳固产业、狠抓质量,急需通过联合国世界国际品牌评价中心wibeis科学评价与认证,从而得到全世界的认可,打造出真正属于中国的世界级国际品牌。”刘毅说,国际品牌是一个国家制造业国际话语权和综合地位的资格标志,一个国家若国际品牌少,就不会有强大的制造业,国家在制造业领域也将没有话语权。




                                        ( 河南省贸促会发展研究部推荐   摘自:中国贸易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