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全球治理应走向协调、共识和合规

来源:本站  时间:2021/06/07   



               从供给、需求、市场和研发等多重因素看,全球价值网络正在重塑。人才也正成为公司层面、国家层面以及国际层面一个脱颖而出的主要因素。此外,世界基础设施也正在发生变化,而这里所说的基础设施是指物理性和数字化相结合的基础设施。”新开发银行行长马科斯·特罗约在国际金融论坛春季会议上特别关注全球经济社会正发生的一系列变化。

               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成为全球发展的分水岭;而随着全球疫情逐渐得到控制,2021年或将成为全球经济社会重构的元年。在此背景下,世界还将呈现出新的趋势。


              “马科斯·特罗约的观察结果是,在后疫情时代,E7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印尼、巴西、墨西哥、土耳其)结合在一起的GDP已经超越G7国家,“这意味着,新兴国家越来越重要,这个趋势还会继续在后疫情时代延续下去。”


                那么,后疫情时代的全球治理、全球合作应该如何进行呢?


              “当讲到全球治理的时候,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协调、共识和合规。全球治理要想做得好,就要保证所有国家都遵守国际治理的规则,而且要有契约精神”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更加强调了契约义务的重要性。他进一步说,全球的治理应该是基于原则和规则的,这些原则和规则是所有国际社会成员达成一致的,“到目前为止,可能有一些国际组织,比如联合国、世界银行、IMF,或者是区域的开发银行,但是,这些跨国界的体系并没有真正在实际意义上成为超国界的。”


               “如果没有形成真正的跨国界体系,那么每一个国际社会的成员都应该有契约精神。所以如果哪个国家违反了合约,这个国家就要承担后果,这样就更容易实施全球治理。”在金立群看来,全球治理需要整个国际社会进一步加强,而且要采取有纪律性的措施,任何人违反了国际治理规则都要接受惩罚。


                 而在当下,各国所面临的现实课题和共同课题就是:如何提升全球经济增长与复苏,如何促进可持续金融发展。

中国银行行长刘金表示,全球可持续金融市场潜力巨大,但现阶段还受到规则标准不统一、市场机制不完善、产品创新不充分等方面的制约。为了解决这些制约因素,刘金提出了以下建议:全球金融机构应该共同负起责任,标准制定要兼顾各国发展的需求;积极培育可持续金融市场,将更多节能减排,清洁生产、循环利用等行业纳入可供交易的行业范围;创新可持续金融信贷产品,推进绿色信贷资产证券化,创新预期收益抵押,股权质押等方式开展排污权、碳排放权、用能权等绿色权益抵押质押贷款业务。


             “为推动中国经济的绿色发展和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目前世界银行与中国正展开深度合作。”世界银行副行长维多利亚·克瓦介绍说,世界银行已开始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合作开展绿色中国旗舰项目研究,明确基于实证的政策选择,以加快中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碳中和以及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经济转型。


 

                                                                             (发展研究部推荐  摘自:中国贸易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