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实现减碳与经济发展共赢

来源:本站  时间:2021/11/25   



                碳中和高峰论坛暨中国上市公司碳排放排行榜发布会日前在北京举行。论坛发布了《中国上市公司碳排放排行榜(2021)》,上榜的100家上市公司,二氧化碳排放总量合计44.24亿吨,占全国总量约44.7%,而碳排放总量排名前十的企业,2020年度排放量均超过1亿吨。这份榜单涵盖了在A股和港股上市的100家高碳排放公司,他们分布在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造纸、电力、航空等八大高耗能行业。


                这意味着,若想大幅减碳,中国要么大幅消减高碳行业,要么这些行业能取得突破性的技术进步。面对这样的情况,所有与减碳相关的工作都开始提速,政府、企业、第三方机构……各方都在摸索、试水。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战略规划部主任柴麒敏介绍说,自去年9月以来,中国出台的涉及“双碳”的政策已经超过20项。上月,国务院印发《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在重点任务中明确列出“碳达峰十大行动”,包括能源绿色低碳转型、节能降碳增效、工业领域碳达峰、交通运输绿色低碳、各地区梯次有序碳达峰行动等。对于不同地区来说,碳排放已经基本稳定的地区要进一步降低碳排放;产业结构较轻、能源结构较优的地区要力争率先实现碳达峰;产业结构偏重、能源结构偏煤的地区和资源型地区要力争与全国同步实现碳达峰。


                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院长郑新业表示,国内不同省份存在差异,要因地制宜推进,不能整体对待,谁的GDP高,谁承担的碳减排责任就越重,因为其收益也越大。此外,河北、河南、山西、四川等省份正处于经济爬坡阶段,面临的发展权和排放权问题尤为突出。


                与会人士称,减碳对中国是个巨大挑战,但挑战之中也孕育着机遇。基于化石能源的工业经济,其增长红利已经接近天花板,中国急需新的、原生的、更可持续的增长动力,而低碳经济无疑就是这样的增长动力。顺应大势,扬长避短,中国完全有可能占据全球低碳革命的制高点,开启一个全新、更大的产业机会。


                “我们团队此前的研究表明,中国每减少一吨二氧化碳,短期可以产生1.7美元二氧化硫减排的收益,长期可以产生30美元的二氧化硫减排收益。”郑新业进一步解释说,“减碳以降污”是非常重要的战略,减碳与降污有协同效应,而且是前者在先,这对于受污染问题负面冲击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是实实在在的红利。


                具体来说,如何实现减碳与发展双赢?在柴麒敏看来,不管是从行业、还是从地区推动“双碳”行动落实,实施的主体都主要是企业。一方面,重点领域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要制定实施企业碳达峰行动方案,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另一方面,重点用能单位要梳理核算自身碳排放情况,深入研究碳减排路径,“一企一策”制定专项工作方案,推进节能降碳。


                新奥股份总裁郑洪弢介绍说,新奥的发展理念和产业实践与“双碳”目标高度契合,公司将积极践行减碳使命,2050年力争实现自身净零碳排放。近年来,新奥着力于推动生物质、地热、储能等绿色技术实践与应用,积极探索在泛能生态中的应用场景。在氢能领域,新奥正在推进天然气重整制氢、焦炉尾气制氢等制氢技术项目,同时计划今年在运输管道中试验天然气掺氢,并打造了“运途云”智能物流与交付平台,优化危化品运输路线,降低物流产生的碳排放。


                需要注意的是,碳目标必须要讲求实际,企业存在成本边际效应,需要科学评估碳的界限,在此基础上按照成本边际效应制定合理的目标。“碳减排措施不能激进,不能影响企业的竞争力,如果企业竞争力急剧下滑,也将打击碳减排工作。”郑新业强调,在具体机制上,他建议,提高碳税的同时降低增值税税率。这样碳税收入上升,增值税收入下降,可以缓和企业本身受到的碳冲击。


                此外,柴麒敏表示,相关上市公司和发债企业要按照环境信息依法披露要求,定期公布企业碳排放信息。碳中和背景下,公众对上市公司披露自身碳排数据也产生了更高的期待。但是,目前能做到这一点的公司并不多,榜单上的100家企业,只有47家主动披露了2020年度碳排放总量。

 


                                                                                 (发展研究部推荐  摘自:中国贸易报 )